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日本政府咱没有恢复外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新入境原则,日本和美国的大学的教授和学生们要求重新发放签证。这是由支援日本大学海外活动等的财团汇总请愿书而成的形式,由日本、美国的大学的教授和学生等约650人签名。21日,在美国纽约的日本总领事馆,代表人向山野内勘二总领事提出了请愿书。

日本教育团体要求政府开放国际留学生入境(图1)

日本政府现在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原则上不承认海外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新入境。对此,请愿书中除了日本教育机构的国际关系受到损害外,还指出留学生的减少与日本大学国际化的进展背道而驰,希望尽快重新开始发放签证。


提交了请愿书的保罗·黑伊斯廷斯表示担忧,“在有时差的情况下,有学生从美国上了日本大学的在线课,导致身体不适。也有学生将留学地从日本变更,担心长期影响。”。


近日,日本私立大学联盟,正式向法务省和外务省提出了要求文部科学省放宽私费留学生入境的要求。要求书认为,继续入境限制会削弱希望留学日本者的留学机会,有可能给在留者的其他国家带来转学和大学志愿者的减少,不仅是现在已经被认可入境的国费留学生要求占留学生总数的96%的自费留学生可以入境。


这次对法务省和外务省的要求是为了让管理留学生入境和在留的两个省厅理解在入境限制下设置私立大学的情况。其中,在法务省,出入国在留管理厅的佐佐木圣子长官直接应对了此事。上个月已经访问过的文部科学省向义本博司文部科学事务次官递交了请愿书。

日本教育团体要求政府开放国际留学生入境(图2)

政府要求早期应对的呼声包括国立大学在内,推广至接受教育机关整体国立大学协会(国大协)上个月30日也针对留学生放宽入国政策,以各大学负责的接受体制和预防感染措施的贯彻为前提,决定①放宽私费外国留学生的新入国限制和重新开始签证发放②提出疫苗接种证明书或阴性证明书的留学生进入日本后,要求大幅缩小待机时间等,正式开始支援。


另一方面,全国约660所日语教育机构通过日语教育推进议员联盟直接推动首相官邸,除此之外,还包括汇总了专修学校和护理福祉士养成设施等加盟的28个团体的共同要求的外国留学生高等教育协会要求政府和相关省厅尽早对应的呼声向接受留学生的教育机构整体蔓延。


据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统计,截至今年6月末,在日本国内作为中长期在留者在留的留学生数量为22万7844人。与去年年末(28万901人)相比,减少了约5万3千人(18.9%)。从主要的出生国和地区来看,以中国(10万6099人)为首,越南(5万1337人)、尼泊尔(1万8459人)、韩国(9321人)、印度尼西亚(5162人)、台湾(4398人)等紧随其后。

日本教育团体要求政府开放国际留学生入境(图3)

持有在留资格“留学”的人数从顶峰时期的令和元年末(34万5791人)开始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内就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由于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症引起的水际对策严格化,新入国长期停止的影响很大。结果,根据留学生的“接受30万人计划”,一旦达成的数值目标就更大幅度地中断了。


日本政府在G7各国和韩国等国在日冕灾祸中积极接受留学生,但始终没有放宽对新留学生的入境限制,如果现在的状况继续下去的话,将有留学预定者离开日本担心已经来日的人才会进一步流失。


自从岸田文雄上任以来,政府就放宽入境限制没有表示今后的方针,在主要政党的众议院选举公约中也没有具体记载。


海外的留学预定者和入境待机者在SNS上充满了“不能再等了”、“人生就这样停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等悲痛的声音。关于入国解禁时的防疫对策,各教育机关团体已经向政府提出了要求书,要求书中包含了缓和入国签证发行的必要条件中活用疫苗接种证明书和阴性证明书,以及在海外公馆进行疫苗接种等内容。


在海外的留学待命者达到数万人的情况下,对于从数个选择中选择日本并立志留学的世界年轻人,政府现在要求政府认真传达放宽限制的道路、具体的必要条件、时间安排等。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移民或海外投资置业的信息,请回复“国家+贵姓+电话”至梧桐海外微信订阅号后台。我们会给您进行一对一的评估,量身定制移民方案,并提供更加专业移民资讯。